浏览人次:     山东省威海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珠海路928号(羊角埠村委会大楼)
服务热线
13371171839
联系我们 CONTACT

威海海通船舶管理有限公司
电话:0631-5552333
手机号码:13371171839
地址:山东省威海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珠海路928号(羊角埠村委会大楼)

海事要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海事要闻

30年来首次!红海上无汽车运输船过境

点击次数: │ 更新时间:2024-2-2 9:56:30 │ 【打印此页】 │ 【返回】 │ 【关闭

30年来首次,红海上无汽车运输船过境

信德海事 韩煬

知名挪威汽车运输船船东公司Gram Car Carriers(简称GCC)董事会主席Ivar Myklebust近日称:“胡塞武装袭击商船的行为导致30年以来第一次没有任何一艘汽车运输船过境红海。”

图源:Gram Car Carriers

他说,由于局势加剧,红海上过境汽车船数从每月近90次骤降至1月23日的零次,途经这一区域的所有主要航运公司都已改行航好望角。

在红海袭击对贸易产生巨大影响之前,2021年每月约有60艘汽车船过境红海,2022年约有75艘,到2023年中国向北欧出口电动汽车推动了PCTC市场的火热后,每月直接多达90艘。

Ivar Myklebust表示,1月23日是“红海第一次没有PCTC过境,这是过去30年来从未见过的,这对贸易平衡产生了重大影响。”

红海局势给运力市场带来了进一步的压力

据Ivar Myklebust称,在已经使用包括集装箱在内的替代方法来运送超过十分之一车辆的情况下,绕航好望角的路线给单程运输增加了10到12天的航行时间,这相当于运力需求增加了5-7%,市场供需更加紧张。

苏伊士运河的中断带来了运费上涨、交货延迟,以及整体不确定性的增加,绕航在当下的市场中成为一种可行的方式。

短期来看,“每一个负责任的运营商”都会改变航线。目前,挪威的三大汽车船巨头——Wallenius Wilhelmsen、Hoegh Autoliners和Gram Car Carriers都决定避开红海。

Gram Car Carriers表示,短时间内红海情况可能会发生变化,但“就目前来说我们还看不到情况有任何的变化,因此公司不会让旗下船只通过红海”。

GCC首席执行官Georg A. Whist称:除了用集装箱运输货物之外,运力太少的问题短期没有解决方案。

显而易见的,绕航也给运营商带来了显著的新影响,Wallenius Wilhelmsen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 Xavier Leroi表示:在宣布暂停红海航线后,该公司重新规划了红海上约20艘船舶的航线,这损失了相当多的航行天数。此外,他们还担心绕航船只上是否有足够的补给,以及目前更多考虑的是绕航对运力减少的影响。

损失由汽车船运营商承担

与其他航运市场不同,汽车船运营商大约80%的业务受到长期合同的约束,因此他们只能绕航好望角以避免正面面对红海危机的损失。

通常情况下,较长的航行距离会导致市场运力减少,从而影响运费上涨,最终使承运人中饱私囊。但是,与班轮公司等相比,由于汽车船市场的现货运力极其有限,因此航程延长和燃料消耗增加所增多的成本都需要运营商来承担。

在长期合同的约束下,运营商可采取的应对措施有限,征收额外附加费是其中之一。

Wallenius Wilhelmsen 的Xavier Leroi 对此表示:“公司尚未最终确定实施附加费或提高部分运费的决定。”该公司目前也没有对在现货市场运营的船舶收取任何附加费,但不排除未来会征收附加费。Leroi补充道:公司试图通过提高航速来适应问题,并且正在与客户共同研究进一步提高效率的方法。

Höegh Autoliners 也没有收取额外费用,但该公司最近宣布,他们正在“做出一系列的努力,通过重新定价和可能实施附加费来抵消负面财务影响”。

Gram Car Carriers 同样没有受到成本增加的困扰,因为该公司并不自主运营船舶,而是以期租的方式出租船舶给运营商。GCC称:“我们关注这一问题是因为旗下有租约即将到期的船舶需要签订新合同,如果市场运力愈发紧张,租金就会更高。”

何时能够决定恢复红海航线?

Xavier Leroi认为目前红海局势带来的挑战已经不在于船舶改道而是在于其他方面,比如依据什么理由能够来决定恢复红海航线是安全的。

Leroi还表示,由于红海局势的影响,他们发现阿曼湾变得更加不安全。

汽车船公司除了船员的安全之外,还必须额外担心船舶的安全,因为特种船更容易受到攻击,而且一旦遭到攻击,影响更加严重。

Leroi对此解释说,对于Wallenius Wilhelmsen的PCTC和大型船舶来说,一旦进水,这类船无法像集装箱船和干散货船那样可以关闭舱盖以限制影响。因此如果被导弹击中,严重的进水就会导致船只倾覆和沉没,产生比任何其他船只更毁灭性的损害,这就是汽车船公司不会冒任何风险的另一个原因。

全球汽车业严重依赖高效的海运物流,苦于红海局势,当前汽车业和汽车船航运业都处于一个充满不确定性和调整的时期。当前主要汽车船运输商对于红海区域的决策如下:

●Wallenius Wilhelmsen:暂停红海过境改道好望角。

●Höegh Autoliners:经红海的过境已暂停。

●Gram Car Carriers :限制其船只通过红海。

●Glovis & Eukor:通过红海的服务目前处于暂停状态,选择仅在阿拉伯海港口卸货。

●NYK和K-Line:通过红海的过境已经暂停,通过好望角改道。

●MOL ACE:虽然通过好望角改道,但仍保留对红海港口的停靠,包括亚喀巴。

运输成本增加和运力短缺波及了全球供应链的复杂化,如特斯拉近日宣布,因为红海商船遇袭使得运输路线改道导致零部件供应短缺,德国柏林超级工厂在1月29日至2月11日期间暂停大部分汽车生产工作。

汽车品牌代理商和经销商也面临着进口新车的两难境地,红海区域的吉达港和亚喀巴港的汽车进口商和贸易商正在考虑将货物转移到迪拜的杰贝阿里港和沙特阿拉伯的达曼港,再经由陆上运输到他们的国家,但额外的内陆运输也带来了更高成本和更长运输时间的挑战。

         


本文链接:http://www.whhaitong.cn/content/?2274.html

上一条:中联航运推出CIX2西印航线· 新增天津、高雄直航西印服务  下一条:航运巨头警告:红海危机短期不会结束 不得不继续避开红海航线

在线客服系统